官藏叶三省小说 叶三省陆多多全章节阅读

时间:2022-08-15 17:04:28作者:叶三省来源:网络

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叶三省陆多多的小说叫《官藏叶三省》,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叶三省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次上课前几分钟都要讲述剖析刚刚发生的社会事件,显示自己心怀天下,见识不凡。当然,他也几乎不跟同学们在课...

官藏叶三省小说 叶三省陆多多全章节阅读

《官藏叶三省》叶三省陆多多免费全本

叶三省匆匆赶到第四实验大楼,进了电梯一看手机,用了九分钟,松了口气。

古教授人如其名,古板,古怪,复古。

他穿长衫,留长发,冬天围着长围巾,配上黑框眼镜和长胡须,地地道道的民国范。

他给他们上古代汉语课,每节课都是提前五分钟到教室,准时下课,从不拖堂,也不提前。

他上课时从来不看教案,一站上讲台,就是从容不迫地娓娓道来,引经据典,从不错漏,而且板书工整,一丝不苟。

除了课程内容,他几乎不参与任何社会热点讨论,不像有的老师,好像时事评论员或者政治家,每次上课前几分钟都要讲述剖析刚刚发生的社会事件,显示自己心怀天下,见识不凡。

当然,他也几乎不跟同学们在课外联系,没课的时候,就窝在他的办公室看书写作,跟那些上行政班的同事一样,呆到六点离开。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这几乎是所有同学对古教授的评价,叶三省也是如此。

所以现在突然接到古教授的电话,要跟他见个面,心里非常震惊和奇怪,不过正好摆脱贾茂晋的纠缠。

出了电梯,步走到古教授的办公室前,计算时间刚好十分钟。

人文学院在学校不算第一流的大院,办公场所稍微有些紧张,一般都是三四位老师共用一个房间,但是古教授的办公室是单独一个人的。

几年前他主持了一个关于钱钟书研究的课题,获得国家艺术基金支持,提升了人文学院在学校的地位,他自己也因此额外待遇。

办公室门上就挂着一块“钱钟书研究所”的隶书铜牌,应该是古教授自己写的字。

叶三省敲了门,里面传来古教授一惯波澜不惊的声音:请进。

叶三省推门进去,古教授坐在座位上正在电脑上打字,微微点点头,说:你稍坐一下,我把这点弄完。

叶三省点头说好,走到沙发坐下,又起身到饮水机用纸杯倒了一杯水重新坐回。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大家眼中古板冷漠的教授不会在乎他这么做。

沙发的位置很好,空调能够直接吹到。当然,如果长时间呆在这里工作,那也承受不住,古教授布置办公室的时候,应该也考虑到了这点。

叶三省慢慢定下心来,打量这间古教授专用的办公室。

大约有二十多个平米,整洁如同古教授一惯的衣着,除了办公桌,沙发,就是整齐摆放在两边墙壁的木制书柜,里面摆放着各种书籍,以古旧为主。

古教授的办公桌后墙壁上,挂着一副对联:

千家山郭静朝晖

万里风云开伟观

却是行书。看样子还是古教授自己写的。

叶三省扫视完毕,看不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想摸出手机,觉得不太礼貌,显得沉不住气,便息了这个念头,索性地坐在那里回想刚才在宿舍门口跟贾茂晋碰见的情景,想了一会,哑然失笑。

幸好古教授没有让他多等。

不到五分钟,古教授就起身端了茶杯过来,在旁边沙发打横坐下,说:“说话不是打仗,需要迎头痛击,所以我让你先坐一下,等你身体不热了,心也安静下来,我们才好说话。”

叶三省怔了怔,没想到古教授的开场白这样奇怪,接不上话,只好憨憨一笑。

“你是这一届学生中我最看好的,没有之一。”古教授没有理会眼前这位学生心里在想什么,自顾自地按照自己思路说下去:“所以我特意把你叫过来,想在你离开学校,踏入社会之时,给你一些建议。”

“谢谢古教授。”叶三省赶紧答谢,身子坐直了一些。

“这是老师应该做的。比起授业解惑,传道更重要。当然,所谓道,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解读。我呢,更侧重于社会经验,历史经验。”古教授紧紧地盯着叶三省,突兀地问:“你将来想做官吧?”

叶三省吓了一跳。

怔了一下,决定老实回答:“上午刚刚接到正式录取的通知。”

古教授点点头:“应该是。张总那个公司,让你直接过去当主管,还有山长药业,华西证券待遇都不错,你都拒绝了,听说你考公务员,一直在看书,所以我想在你离校时,给你说说,一些……作为老师的建议吧。”

叶三省再次有被看穿的尴尬。

古教授说的张总,是贡城滨江地产开发公司的董事长,叶三省实习的时候到那里做销售,三个月卖了十七套房,获得过一次月销售冠军,张总宴请销售精英吃饭的时候,专门给叶三省许过诺,毕业了去他那里,直接做主管带团队,不知道古教授怎么知道。

还有,山长药业和华西证券都是叶三省做过**的企业,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他们在学校招聘的时候,肯定提到了叶三省,古教授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也知道?

更重要的是,古教授怎么知道他的理想是从政?

虽然现在说从政还很遥远,但叶三省真的这样计划的。

他一直以为自己深藏不露,谁知道不仅贾茂晋看出来,连莫名其妙的古教授都知道。

“谢谢古老师。”

他只有结结巴巴地感谢。

“你们都觉得古老师很怪吧?对,就是怪,言行举止不与寻常,这是古老师给自己做的人设,贴的标签。在大学里,可以这样,而且这样容易给人一种恃才傲物,清高自许的认知,不知不觉中就先把古老师当成了一个人物,当成一个学识深厚,博学多才的人物,这正是古老师想要的结果。好比那些艺术家喜欢光头,留辫子,奇装异服一样。当然,古老师的确博学多才,当得起这个标签。”古教授笑笑,话音突然一转:“可是,当官不是这样。你以后政府,第一条原则就是:当官莫为怪。”

叶三省有些呆住。他完全跟不上眼前这个刷新了他认知老师的思维。

“比如你今天的衣着。我知道你大学期间勤工俭学,挣了不少的钱,比一般的工薪阶层多得多,但是你接下来要政府机关工作,不能像你以前在企业做销售那样,天天西装领带皮鞋,周五郑王,成熟自信,而应该回复到你一个学生的本份,该青涩就青涩,该拘谨就拘谨,该装不懂就装不懂,该闹笑话就闹笑话,还有,该显穷的时候就显穷。衣寇楚楚的人,不是骗子,就是**和伪君子。虽然这是一种偏见,但一旦这种偏见存在于你的某位同事,领导心中,你就可能成为受害者。你远超同龄人的经历和成熟是你将来成长的强大助力,就算你要让同事们觉得你是一个可以造就之材,能力出众,也得有一个过程,让他们了解熟悉你从初生牛犊到油滑老手的过程。不能一出场就技惊四座,这跟主席说的‘下车伊始大放厥词’一个道理。这也是怪。”

叶三省更加懵。这完全巅覆了他的某种认知。

“所以,最少你一开始的时候,需要和光同尘,入乡随俗,而不是独行特立,卓尔不凡。”

“然后,第二条,是善于跟同事打成一片,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这是从第一条下来的。有人说过,政治其实很简单,就是把自己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但是怎么到达这个目标?还有,是不是一味的团结,团结得越多越好?这里面还是有个度……”

接下来十分钟,古教授整好以暇,从容不迫地给他讲述了十分钟为官之道,像他以前上课一样条理分明,举例详实,最后,古教授笃定地结束说:“今天有些突然,你也没有心理准备,这么多条新知识你可能无法立刻消化接收,不用担心,我做了一个文档,等会我会发到你的qq邮箱,你下去慢慢分解掌握。”

他们有年级群,虽然古教授没有跟他加qq好友,但能够查得到他的qq号。

叶三省在古教授讲解的过程中已经回过神来,认真听了大半,大半都理解,至于运用,那要看以后。心悦诚服地说:“谢谢老师。我一定好好咀嚼体会,不辜负老师的苦心。”

“没啥苦心,举手之劳,小技而已。”古教授刚才长长地说了一番话,现在轻松愉悦,心满意足地吐口气,不屑地说。

一个疑惑在叶三省脑海闪过,嗫嚅着正想开口,古教授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笑道:“你是不是想问,古老师这么了解……人情世故,世事洞察,为什么在学校没有混过一官半职?你行你上啊!呵呵,志不在此耳。”

他指了指办公桌后面那一排书架,“最上面两排,都是我的书,算是我的成就吧。做官太累了,而且光是明白该如何做还不够,很多时候还得委屈自己去那么做。我不是做官的料,不能变心从俗,不能随波逐流,同流合污,所以我早就想清楚了,我不做官,我做学问。我是小乘,只想自己著作等身,只渡自己,三省你可以为大乘,你可以做官,通过做官做大事,帮助更多的人。”

“谢谢老师的看重”叶三省强笑道。

“不是看重,是你自己有能力,也有理想。你不用怀疑自己,你肯定能够在这条路走得很远,但是,当你获得权力之后呢,你会怎么做?”古教授目光炯炯地盯着他,“这是我今天想跟你说的第二个问题。”

叶三省略一思忖,半真半假地故作茫然答道:“为国为民吧。侠之大者。”

“倘若真有这样的决心,那当然好,也不用老师来殷殷提领。”古教授不置可否,“没有真正尝试过权力的滋味,你不会懂得权力的腐蚀能力有多强,就像超市的自选商品一样,仿佛那里一切东西都摆出一副任你拿的样子,没有任何阻挡你,可是你要明白,你最终要付出代价的,而且往往是超出你想象的代价。”

叶三省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有权不用,过期做废。身怀利器,凶心自起。权力有即时性,非常容易过期,似乎时刻都在提醒官员们马上兑现。权力又具有暴力、强制性,能够随时碾压那些普通人,容易唆使官员放肆使用,伤害别人,满足自己的欲望。这好像一个人如果富了,他不夸耀一下,这富的意义就丧失了一半。所以将来成为官员,拥有权力,更要克已复礼,戒骄戒躁,谦虚谨慎,心怀敬畏。”

叶三省的表情严肃凝重起来。

“你可能会觉得老师交浅言深,冒昧唐突,但是呢,不说这些话,老师憋得难受。”古教授摩挲着手腕上的佛珠,“三年多前,还算新生的时候,你施展手腕,挤进院学生会,你以为董老师不知道?只是我劝他保持沉默。我认为这种行为固然可能是投机,是野心,也可以看成积极,上进,我们不想赞扬,也不应该反对。既不能拔苗偃长,也不扼杀,甚至,我那时候就知道肯定扼杀不了。我观察过你,看着你那双平静眼睛背后隐藏着的野望,象什么呢?像谁?有一点像电影演员章子怡。我就觉得你可能是这一届学生中最有发展的同学。”

“后来你挣了钱,能够匿名赞助胡丽同学,她能够考上师大的研究生,应该要算你一份功劳。也多少让我为当初的决定放了心。”

“还有一个原因。”古教授自失地一笑:“身怀屠龙术,无处施展,技痒得难受,遇上你这么一个学生,多少想试一下。所以四年我一直关注你,有些时候在力所能及的时候悄悄帮助你一下,所以现在也找你来说这么一番话。”

叶三省恍然。原来他在学校做事一直这么顺利,还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刚才古教授说到这一届学生时,他想用贾茂晋来谦虚一下,现在又想把刚才贾茂晋的事说说,向古教授讨教,迟疑一下,却终于没有开口。

“最后一条:规则不是僵化教条,而是随机应变。道之一道,玄之又玄,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古教授身体放松地往沙发上一靠,结束了叶三省大学生涯的最后一课。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