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安乔觅》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时间:2022-08-15 15:55:11作者:花和尚来源:mp

小说简介:程安乔觅是小说名字叫《我和我网恋的冤种校霸》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花和尚,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我被一群人堵在墙角的时候,正拿着手机准备打字,嘴里还有半截没吃完的冰棍。为首的是个穿黑衣服...

《程安乔觅》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我和我网恋的冤种校霸》精彩内容

我被一群人堵在墙角的时候,正拿着手机准备打字,嘴里还有半截没吃完的冰棍。

为首的是个穿黑衣服的男生,我认识。

我们学院的校霸。

关于这个校霸,我只能用八个字来总结:「薄情寡义,心狠手辣」。

据说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有势,人又长得帅,打架厉害,在学院为非作歹,不仅女朋友换的比我掉头发还快,还专爱欺负弱势群体,校园霸凌。

比如现在吃冰棍的我。

我看了看校霸,又看了看校霸旁边娇小柔弱的女生,挑了挑眉,也是个熟人。

林可可,音乐系系花,洞庭湖好春。

此时的林可可完全不像昨晚上跟我放狠话要让我好看的疯女人,她半靠在校霸身边,揪着校霸的袖子,面色苍白,眼眶泛红,娇娇弱弱,我见犹

她侧过脸对着我挑衅一笑。

呸。

她转过头,柔弱地对校霸说:「安哥哥,要不就算了吧她也不是故意的」

一边说着,一边有意无意地露出胳膊上紫青的痕迹。

我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程安盯着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半晌嗤笑一声:「就是你昨天打了林可可?」

怎么说呢,算是,也不算是。

本来我跟她不认识,我是计算机系的,跟音乐系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奈何校庆当头,院里要求每个系出一个节目,我跟我妈打视频的时候顺带提了一嘴,结果她连夜给我的辅导员打电话说我钢琴弹得贼溜,让辅导员给我一个在大学发光发热的机会。

我说得委婉了,我妈的意思是让我校庆好好表现,争取给她带个女婿回去。

没必要,不可以。

我们辅导员一听可就来劲儿了,一大早就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什么计算机系这么多年来,艺术活动一直垫底,这次好不容易遇到我,怎么说也得代表系里给他争一回光。

我恨。

至于林可可,作为音乐系新晋系花,本来准备在校庆上大展身手,各种操作好不容易把节目放在最后压轴,结果被我的辅导员截和了。

好巧不巧她也是打算弹钢琴。

礼堂就一架钢琴,我被迫参加校庆后就直接在礼堂练习。得知节目压轴改成是我,她就各种找我茬,并且跟我抢钢琴,试图让我没有琴弹。

还有这种好事?

虽然林可可看我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平时找我茬也就算了,但是她昨天居然想把钢琴盖子扣我手上。我忍了又忍,实在没忍住还是推了她一把,然后她就被自己的高跟鞋绊倒,摔地上了。

菜鸡。

我冷笑,瞥了林可可一眼,正准备开口。

然后我发现我嘴被冰棍粘住了。

日了狗了。

程安见我不说话,脸上不屑更甚:「就这么点本事也敢欺负人?」

说完毫不客气笑起来,他身边的人也跟着一起笑。

「这妹妹胆子倒是大,敢欺负我们安哥的人」

「可惜了小姑娘长得还挺好看,心咋那么坏呢」

「我怎么觉得怪眼熟的」

「你丫看见漂亮妹子就觉得眼熟。」

「哈哈哈哈」

程安盯着我:「你最好现在给林可可道个歉,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你倒是等我张嘴啊。

我一边用舌头狂甩冰棍,试图让它松开我的嘴,一边瞪了程安一眼,一时间面部有些扭曲。

程安以为我在挑衅他。

他脸色更沉:「我不打女生,但是我特别讨厌你这种欺负人,动手打人还不知悔改的。既然你不道歉,那我不介意教教你什么叫礼貌和教养。」

你教我礼貌,你可拉倒吧。

我没忍住又翻了个白眼,手上一用力,终于把冰棍拔了出来。

「窝敲!」

草,舌头麻了。

我揉了揉有点酸的下巴,一扬手,把冰棍扔进了手边的垃圾桶。

转过头看向程安,又扫了一眼林可可,勾唇一笑:「礼貌啊?我这个人最讲礼貌了。」

有点兴奋。

我撸了撸袖子,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才想起我还没回消息。

「不就是要打架吗,这么多废话,姐姐今天就好好跟你们玩玩。」

周围响起一片抽气声,连林可可都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我拿起手机解锁,聊天界面还停在七分钟前,我甜甜的男朋友问我在干什么。

我懒得打字,随手按下语音:「宝贝,姐姐在拯救失足少年,等下再找你,乖。」

手一松,消息就发了出去。

对面突然响起消息提示音。

程安掏出手机,面色突然柔和起来,甚至是带着笑的。

我看着他点了几下,然后笑容更甚地放到了耳边。

「宝贝,姐姐在拯救失足少年,等下再找你,乖。」

很大声的外放。

在空旷的角落甚至还有回音。

程安呆住了。林可可呆住了。旁边一群人呆住了。

我也呆住了。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康桥听了从程安手机里传出我的声音都得连夜逃跑。

??为什么我给我亲亲宝贝的语音会从程安手机里放出来?!

我想起和亲亲宝贝的相遇,是一年前在某个音乐软件加的同城好友,聊天发现彼此各方面都很默契心动,后面顺理成章地在一起。

虽然一直被室友极力劝阻不要网恋,亲亲宝贝也一直以自己学业忙推迟见面时间,我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他。

我以为他内向害羞,结果给我小刀开眼。

一想到这半年来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对象是程安,被欺骗的感觉排山倒海地袭来,我的拳头紧了又紧。

程安半晌才从呆滞中回过神,他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把手机和包放到地上。

又撸了撸袖子。

很好,更兴奋了。

2.

程安被我打进了医务室,周围他带来的兄弟多少也有点伤残。

问就是劝架劝的。

辅导员闻讯赶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医务室外面的椅子上,抱着手机暗自垂泪,祭奠我逝去的爱情。

他以为是我被打了,一个箭步冲上来,想把我拉起来看看伤势,又怕伤着哪儿,只能围着我干着急。

「乔觅同学,你没事吧?」

我抬头看着辅导员因为跑得急,被风吹起来露出来的感人的发际线,心里一热。

太感人了。

我抹了抹脸站起来,刚准备开口,没忍住打了个哭嗝。

辅导员看着我满脸泪痕,一下就怒了:「那群臭小子打你哪儿了?!堂堂高等学府光天化日居然出现这么恶劣的事!乔觅同学,你不要害怕,老师一定会为你主持」

身后门打开了,医务室的校医走了出来:「小姑娘可以啊,下手又准又狠的,这群皮猴子没个十天半月好不了,那个穿黑衣服的估计还得打个石膏」

我看了看气愤卡在脸上的辅导员,头一次觉得良心受到了谴责。

「不是,张校医,你刚刚说谁要打石膏?」辅导员满脸问号。

「就那个商学系大二的小刺儿头程安啊,以前打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次居然还带一群人去堵一个小姑娘,保安看到监控通知我们一起赶过去都已经打起来了。」

张校医一脸兴奋。

我看得出他已经在很努力地克制上扬的嘴角了。

「好家伙,地上躺一片人,小姑娘还掰着程安胳膊把人压地上。我们再晚一点那小子另一个胳膊也得打石膏。」

说着还是没忍住给了我一个大拇指。

我摸摸鼻子。

卸胳膊这个多少是带了点私人恩怨的。

本来程安堵我,我也没当回事,想着意思意思就行了,也算是给林可可一个警告。

谁想到他还骗我感情。

打着打着就下了狠手,吓得他兄弟们连忙来拉我。

本着自愿公平的原则,上来劝架的也一个都没跑掉。

哦,还有个林可可。

没怎么注意,好像吓跑了。

菜鸡。

辅导员到底还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沉默半晌还没忘关心我:「那乔觅同学有哪里受伤吗?」

!太感动了!!

我宣布现在开始周老师就是我见一个爱一个的老师里面最爱的辅导员!

我豪气地拍拍胸脯:「周老师,我没事,一点事没有!」

说着还在他面前转了个圈。

不是场地有限我还能做俯卧撑。

周老师点点头,然后眉头一皱:「程安为什么带人堵你?」

我毫不犹豫,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原委讲了出来。

大概就是林可可觉得我抢了她的压轴,老是给我添乱还让程安带人来警告我,我为了自卫不得不动手打人。

没了。

其他事情?哪有什么其他事情?

我顺手把手机揣进兜里。

周老师沉默了,大概是觉得有点对不住我。

我立马乖巧开口:「没事的周老师,我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嘛。」

倒是程安被我打得有点惨。

「但是我下手可能重了一点,狗程同学他们情况不太好,我需要赔偿医药费吗?」

「狗贼」二字差点脱口而出。

周老师一听,又火了。

「他还敢要医药费?他这个情况严重违反学院规定,我要报给学工部那边,必须严肃处理,」说着又转头看向我,「倒是你一个小姑娘,怎么打架也这么厉害?」

我心中警铃大作,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其实我不会打架的,只是练过跆拳道,用的都是正规的手法!」

周老师和张校医听了都有点沉默。

想必是第一次听见把打架描述得这么清新脱俗。

周老师叹了口气:「小姑娘学点防身的也好。」

他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你不要担心,这件事情我会如实告诉学工部那边,你是受害者,学院会严肃处理的。」

我乖巧地点头。

身后的门又开了,是鼻青脸肿吊着胳膊的程安和他那一群鼻青脸肿的兄弟。

我转头一下就跟他对视了。

沉默,沉默是

「嘶!」程安旁边一个男生看到我,猛退一步撞到门框上,疼得倒抽一口冷气。

我:

倒也不必。

周老师见程安出来,脸色一下就冷了:「商学系程安同学是吧,你和你同学跟我去一趟学工部。」

说罢转头看我,脸色一下柔和起来:「乔觅同学,你要不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好家伙,当代变脸大师。

我好爱。

我连忙摆摆手:「没事没事,我应该一起去的。」

周老师欣慰地点点头。

然后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向学工部走去。 3.

现在是大课间,路上很多来上课和换教室上课的人。

很快就有人认出了鼻青脸肿的程安。

「草草草那是不是程安?」

「商学系那个帅哥校霸?不太像啊?」

「就是!我今天早上还看见他穿这身衣服!这是打架被抓了?」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程大系草打架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都是他打别人的份儿?这次怎么看起来是被打的那一个?」

「牛啊,是谁这么厉害,打得这么狠?」

「可是程安这么帅,谁这么心狠下得去手啊?」

「妹妹,帅是不能当饭吃的,还得看人怎么样。」

我在旁边听得狂点头。

比如,有的人表面是个打架斗殴不学无术的校霸,背地里居然装青涩乖巧少年骗人感情!!

突然后悔没赶在保安来之前把他另一条胳膊卸了。

越想越气。

我回过头瞪了程安一眼。

程安本来低着头,似有所感,抬眼朝我看来。

然后突然冲着我笑了一下。

救命。

你不要顶着紫青的熊猫眼和满脸的绷带对我笑得这么恐怖啊!

不要龇牙了!你牙龈又流血了!

我嘴角抽了抽,然后转回了头。

开始反思。

我打人一向有分寸,从不打人脑袋。

想必今天的分寸和康桥一起出走了才对。

学工部大楼不远,周老师带我们去的时候,学工部部长一个人在办公室喝茶。

一群人浩浩荡荡进了办公室,孙部长的茶差点哽住。

他拍拍胸口,好不容易把茶顺下去,然后抬头在我们中间巡视了一圈,看到程安一愣,眯着眼睛又看了几遍,脸色明显痛苦起来。

好怪。

再看一遍。

好别致的痛苦面具!

我一边惊叹程安这人连学工部部长看了都觉得痛苦,一边暗暗赞赏自己这次多少有点为民除害。

孙部长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这次又是怎么了?」

又。

好巧妙的词。

周老师走上前,把基本情况大致说了一遍。

在听到我把人打了一顿还毫发无损的时候,孙部长惊讶地看了我一眼。

我:乖巧.jpg

周老师说完,孙部长的脸色沉了下来。

还没开口,门又被敲响了。

是林可可,还有她的辅导员,我节目排练的时候见过几次,挺漂亮的女老师。

林可可小脸惨白,她抬头看到我,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我见识过她的演技,这次应该是真吓的。

旁边的女老师拉着她走进来,脸色也不太好看。

周老师冲她点了点头:「杨老师你来了。」

我打架的时候林可可就被吓跑了,后面还是周老师路上给她辅导员打的电话,让她把林可可带过来。

女老师走过来,很是歉意地看向我:「你叫乔觅是吧,乔同学你有没有事?」

她眼里的担忧很是真诚,温柔又有礼。

漂亮姐姐!

我连忙摇头:「我没事,我挺好的。」

「她能有什么事,她打人狠的一批」

程安身后忍了一路没说话的兄弟,还是没忍住接了一句嘴。

我在心里默默给他点了一根蜡。

下一秒孙部长就猛地一拍桌子:「你们还有理了是吧?一群男生去堵人家小姑娘,要是乔觅同学没学过防身术呢?就任由你们欺负?」

男生自知理亏,一下闭了嘴。

孙部长又把矛头对准了程安:「你说说你?你是第几次因为打架进政教处了?这次还带人去堵人家女生,怎么?要搞校园霸凌?」

程安沉默了一下,有些底气不足:「我没打算打她,就是想吓吓她」

孙部长气得吹胡子瞪眼。

哦,孙部长还没有胡子,他才四十岁。

周老师也来气了:「吓吓她就是对的吗?你好歹也是一个成年人,连事情真相都没搞清楚,就被某些人当枪使?!」

颇有些这种没有脑子的人是怎么考上学院的愤懑。

我永远为周老师打 call。

程安眉头皱了皱:「什么意思?」

林·某些人·可可吓得抖了一下。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林可可。

《清纯可可,在线破防》

迫于孙部长和两个辅导员的压力,林可可哭着把她不甘心让我做压轴,各种找我茬,还说谎说我打了她让她表哥来警告我的事情说了出来。

表哥?

谁是她表哥?

4.

我回头扫视了一圈,目光又落回了程安身上。

有点东西。

我以为校霸一怒冲冠为红颜,结果人家是笨蛋属性兄妹遗传。

以上仅代表个人片面观点,不上升对方家人。

程安听完林可可的话,脸色沉了下来。

虽然他的脸已经很多颜色了,但是并不妨碍再多一层黑色。

跟着他一起的兄弟,脸上多少也有些挂不住。

刚刚接了一句嘴的男生最先开口:「那个,乔觅同学,真对不起,是我们误会你了。而且我们真的没有要打你的意思,本来我们跟安哥是准备去打球的,安哥他妹妹就过来说她被打了,我们就一起跟着过来了」

旁边的人也跟着一起附和道歉。

我看着他真诚的目光和肿了好几处的脸,没敢吱声。

他拉架拉的最早,挨的打第二狠。

挨打第一狠的正扶着吊在脖子上的胳膊,满脸扇形图地看着我。

三分愧疚,三分尴尬,和四分来的路上如出一辙的微笑。

程安盯了我半晌,突然走到我跟前,一脸认真:「乔觅同学,对不起,我不应该误会你还带人堵你,也不应该在网上」

住嘴!!

我连忙打断他:「没关系,程同学,这个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

他眼里的光突然暗了一下。

我笑了笑,咬牙切齿:「我就当没发生过。」

你给爷等着。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我,突然又笑了起来。

低低嗯了一声,然后又走了回去,身子都站直了许多。

「呜呜呜可是我真的只是想让我哥吓吓她,没想到他们就打起来了」

林可可还在一旁哭。

罪魁祸首不打自招,本来周老师在来的路上还想着把监控调出来给教导主任看,现在也没有必要了。

办公室里有些沉默。

孙部长咳嗽一声:「虽然是一场误会,但是这次的事情本质上还是很不好的,虽然乔觅同学没有受伤,但是我想她心理上肯定是会受到影响的!」

对!

可太对了!

我摸着兜里手机的轮廓,又有些心梗。

「处罚还是要有,林可可参加校庆的资格就取消了,你和程安各记一次过,扣素质学分十分,写五千字检讨,下周学院大会上要读,」他又看了看剩下的人:「你们其他人也分别写五千字检讨交给我,每个人扣五分。」

记过的话,表现得好是可以申请消除的。

但学院素质学分只能靠学术讲座或者校内论文发表获得,一次讲座一分,一篇三万字学术论文三分。讲座一般两个小时起步,必须全程在场,还得写五千字听后感交给学务部。

而想要毕业的话得修够 80 分。

够学分不难,但是很烦。

好惨哦。

但是跟我乔某人有什么关系。

孙部长说完转头看我:「乔觅同学,你这边还有什么想法吗?」

很是真诚的样子,似乎怕自己惩罚太轻。

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连忙摆手:「我没意见。」我很满意。

孙部长很是欣慰。

林可可和那群男生一听处罚内容,脸都垮下来了,但是不敢吱声。

倒是程安一脸正色态度端正地应了声好,惹得孙部长一脸惊奇。

我咂咂嘴。

这孩子还有分吗。

事情算是告一段落。

林可可走之前红着眼睛跟我道了歉。

看着挺真诚的,大概是觉得我太野,有人我是真敢打。

美女姐姐也跟着一起走了,走之前还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

好耶!

我转过头,突然对上一边羡慕地看着我一边无意识摸自己头的周老师。

还没来得及深思,旁边孙部长又开始对着程安他们训话。

「你说说你们,一天天不好好学习,你们辅导员这才请假几天你们就无法无天了?」

原来程安他们辅导员不在,我说怎么没看着。

「都给我回去,有课上课,没课写检讨去,程安留一下。」

其他人纷纷应声,走之前颇有些同情地拍了拍程安的肩膀。

程安并不应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孙部长转头看我,又和善地笑起来。

当代变脸第二人,有。

「乔同学啊,你今天做得很好!很勇敢!」

我看着他放光的双眼,后背有一点发凉。

「这小兔崽子就是欠收拾。」

我哈哈干笑着附和。

孙部长端起茶,又喝了一口:「但是其实他本心不坏的,今天的事情也是个误会,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就多少有点家长般的苦口婆心了。

我有点疑惑。

「好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不舒服的就跟你们辅导员讲。」

我嗯嗯嗯地点头。

周老师和孙部长打过招呼,我跟在他身后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又被孙部长叫住。

「对了乔同学啊,你的校庆节目还是不变哈,回去好好练习,今年计算机系倒是给了我一个惊喜,我很期待。」

谢谢。

我真的会谢。

我本来等下就准备跟周老师说不参加校庆了。

程安闻言转过来看我,张嘴想说点什么,吓得我连忙推着周老师走了出去。

走出学工部,我望着周老师欲言又止。

周老师却一改之前的温和担心,露出他资本家的獠牙:「乔同学一定不会被这点小事打败对吧?一定不会弃我们计算机系不顾对吧?一定不忍心让周老师失望吧?」

可恶。

道德绑架我。

没用的,只要我没有道德,你就绑架不了

「你妈妈昨天还跟我打电话问起你的练习情况呢!」

我是一个有道德、有素质的好学生。

周老师拍拍我的肩膀,又叮嘱了几句让我好好休息,然后。

我看着已经三十多岁,有时候却仍然如少年般热忱的辅导员,忍不住轻笑。

周老师确实是个很好的人。

就是这么大岁数还没有对象。

我没有骂他的意思,尽管走在前面的周老师打了个喷嚏。

这是他的问题。

我突然想起那个美女姐姐,以及周老师看她的时候放光的眼睛。

嘿,有点东西。

八卦的笑还挂在嘴角,我突然想到程安。

离了大谱。

他为什么会是我的网恋对象!!

呜呜呜呜呜。

我的亲亲宝贝甜甜男友怎么会是一个脾气不好又不太聪明的打架菜狗。

手机响了一下,我拿出来看,是舍友在表白墙上看见了和鼻青脸肿的程安走在一起的我,问我什么情况。

我沉默半晌,发出去一个小兔子吃草表情包。

[内容太草了,兔兔为你在线除草]

舍友:?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