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完整版(顾京淞季妗姒)在线阅读

时间:2022-08-15 15:23:11作者:不糊涂来源:mp

小说简介:主角是顾京淞季妗姒小说《禁欲暴戾淞爷的小娇兔,摸耳上瘾》全本完整版火爆上线,小编分享顾京淞季妗姒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兔兔生气,朝他滋尿前主人转赠送人前叫她桃酥,但是她一点都不酥。随地大小便,滋尿,咬人,全学会了。她...

小说完整版(顾京淞季妗姒)在线阅读

《禁欲暴戾淞爷的小娇兔,摸耳上瘾》精彩内容

第1章 兔兔生气,朝他滋尿

前主人转赠送人前叫她桃酥,但是她一点都不酥。

随地大小便,滋尿,咬人,全学会了。

她仗萌行凶,只要她摇摇尾巴,主人就会缴械投降不舍得揍她。

但是她的领域绝对不允许一只虫子,侵入她的领地,不然她会又咬又挠。

她也特别懒,懒到能伸脖子吃草,就绝不愿意站起来吃。

至于前主人为什么要把她送人,因为出车祸去世了。

也就是在那一天,桃酥有了另一个新身份——

季妗姒。

这个名字是她主人,她是一个十八线女星,靠碰瓷顶流接一些n番的烂戏。

实际上,她和三金影帝隐婚,但从不碰瓷影帝,因为他们约法三章,在娱乐圈装不认识,否则他就会收回赠予她的一切。

包括她的房子,她的生活费。

季妗姒才老老实实听话,毕竟没人会跟钱过不去。

至于她在季妗姒死后为什么会变成她,她也不知情,只是一觉醒来,她就变成了季妗姒,但时间极短又变回兔兔桃酥了。

季妗姒的死讯没有对外公布,她也没有亲人去领尸体,唯一对外隐婚的老公也没人通知。

所以死的悄无声息。

但是在季妗姒死前,像是有预感一样,把她转赠送人了。

送的人,还是她隐婚的老公,顾京淞。

所以——

桃酥,也就是季妗姒此刻正被关在一栋海景房的角落里的,一个小铁笼里。

这辈子她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铁笼下面的尿盒已经发臭,一颗颗黑乎乎的豆豆也刺鼻得很,笼子里还有黄黄的尿渍。

逼得她只能缩在唯一干净的角落,浑身的毛发已经黏糊糊。

连兔粮都没有,至于草只有稀稀疏疏的两根,还是破破烂烂蛀虫的蔬菜根,没人告诉他兔兔是不能吃带水的蔬菜叶,会拉稀的嘛!

至于水,更是泛着黄,她连碰都不想碰。

季妗姒只能捧着蔬菜叶,慢条斯理啃了一根,还剩一根抱在怀里作为储蓄,紧巴巴过一天。

海景房的落地窗的风景也好,可俯瞰这个禀城。

但是她没心思欣赏,诺大的海景房空空荡荡。

她多么希望来个人,能给她铲一下屎,清理一下兔笼,再投喂一点兔粮或者摩提西草。

这时她开始怀念前主人,真的是兔落平阳被人欺。

好歹虐兔也得看主人,她前主人可是顾家女主人好嘛!

季妗姒念念叨叨间,终于有人转动门锁,是顾京淞的保姆。

保姆忙活了一个下午,不是在厨房就是清理房间,好不容易注意到她。

仿佛嫌弃她脏且味大,才逼不得已给她清理了下兔笼。

又把季妗姒扔回了角落。

季妗姒忍不住伸出手讨食,毕竟尊严不能当饭吃,何况她还是一只正在长身体的兔崽。

保姆看她手一直扒拉笼子,嫌噪音大,就给她扔了半个准备扔垃圾桶的胡萝卜,小畜生就知道吃!

季妗姒眼睛一亮,就把烂菜根扔了,抱住了那半个胡萝卜。

嗯,应该能撑一天。

季妗姒吃饱喝足后,听到了客厅传来很多人的噪音。

她没办法睡着,只能睁开眼皮。

客厅沙发上坐着一堆人,在围绕着一个背影讨论工作。

很显然,是这个海景房的主人。

也是季妗姒的新饲主。

不对,是前主人那心肠歹毒的隐婚老公。

别说,前主人老公长得挺得兔心,在她们公兔应该算得上中等偏上。

真正的美公兔,唇小且粉,耳朵小巧迷你,手脚垫子粉嫩嫩,眼睫毛很细长浓密,脑袋圆滚滚,身材肥嘟嘟。

他就是身材太过修长了,不然能进公兔选美前十。

不过嗓音很清冽磁沉,这是个加分项,不像前主人公鸭嗓折磨她已久。

季妗姒等他开完会,等得都困了。

就在快合上眼皮时,散会了。

季妗姒看着他起身走到吧台,随手打开一瓶酒,加了几块冰,周身的温文尔雅一下子消失了。

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周身冷飕飕,仅仅是一个背影。

季妗姒竟然从一个背影察觉到他的那种疏冷孤寂,听前主人说他在娱乐圈已经混到金字塔尖端了,这样的人是应该高处不胜寒。

她看到保姆离开后,试图发出一些声响引起对方注意。

可顾京淞只喝酒,没理她。

季妗姒也扒拉累了,就埋头啃胡萝卜,试图补充体力再继续。

她想通了,与其讨好一个会骂她是小畜牲的坏保姆,还不如讨好坏保姆的主人。

虽然新饲主压根不在意她的死活,但她为了饲料决定努力活下去。

以前那些随地大小便,滋尿,咬人的坏习惯,季妗姒都决定改掉,洗心革面重新做兔。

刚啃到一半,笼子毫无预兆被打开了。

季妗姒手里的胡萝卜啪嗒一声掉落,咕噜噜滚到了一双修长的腿前。

她赶紧回过神,扒拉梳理了两下兔耳朵和脸,以整洁干净的样子抬头。

毕竟初次见面,不能太过失礼。

顾京淞那双如星辰的眼里无波无澜,居高临下地半睨着她。

季妗姒撞上他漆黑深长的眼睛,眼睫细淡而长,下颚线棱角分明,一截冷淡的喉结,五官经得起灯光潦草的描绘,冷白的皮肤禁欲又颓靡怠倦。

她决定收回刚刚的想法,新饲主起码能在她这排到前三,第一第二被她们一家优秀兔基因占据了。

在她愣神的一瞬,他脚边啃到三分之一的胡萝卜被嫌脏漠然踢开了。

这才是他喜怒无常、看她就跟看一只蝼蚁一样想揑死的暴戾本性。

然而,兔子有护食的本能。

季妗姒下意识朝着他滋尿,然后飞快地奔向那三分之一的胡萝卜,三两下就追到了。

只是胡萝卜滚进了卧室的门缝里,她试着伸手去捞。

努力半响,无果。

当季妗姒转过身时,看到了他慎人的眼神,她瑟瑟发抖地和他对视,糟了。

她已经想到自己的未来可能是红烧或是清蒸,这时,顾京淞一反常态地去冰箱拿了一盒蓝莓,扔到了她的面前,兀自回了卧室。

季妗姒:是准备养肥后再决定清蒸还是红烧吗?

第2章 兔兔要磨牙,淞爷宠她

兔子的习性:白天睡觉,晚上觅食。

季妗姒先是把那盆小蓝莓捧着吃了五颗,肚子鼓起来确定吃不下后,她环视了周围一圈。

最终决定把剩下的蓝莓储存起来。

至于储存的地点,不能被坏保姆找到,所以季妗姒把藏食地点定在了顾京淞挂在那里的衬衫口袋。

她把小蓝莓一颗颗叼进了他的口袋,看着满满一口袋的蓝莓,心满意足。

吃饱喝足后,季妗姒开始舔毛梳理自己的毛发,兔子都很爱干净,拥有自洁能力。

梳理完,季妗姒开始锻炼身体,每晚必须跑酷二十圈,兴致高的时候可以跑五十圈,毕竟她是只自制力很强的兔子。

跑完后已经凌晨差不多了,季妗姒最近吃的都是水果蔬菜,容易拉稀不说,而且还不利于磨牙。

她有些牙痒,于是就找个地方磨牙了。

可能声音太响,吵醒了顾京淞。

他打开倦意懒淡的眼,阴鸷地掠过她一眼。

季妗姒心儿跟着一抖,还没等他发飙,就撒腿欢儿地跑出了卧室。

原以为她终于安分了,没想到是东方不亮西方亮,不咬床后,就去咬沙发了。

白天,季妗姒就玩儿累了,找了个干净角落趴着午睡。

不过兔子喜欢安静,耳边突然传来锯子声。

兔子睁眼,惊魂未定,撒腿就跑。

半响锯子声停下来了。

季妗姒从角落缝儿钻出来,打量了一下客厅,才看到客厅里多了一颗参天大树。

只是没有树叶,被修剪成了艺术品,摆放在客厅。

季妗姒有一瞬间自作多情:

该不会是为了让她磨牙,顾京淞千里迢迢把古树搬回了家。

不对,他一定是爱惜自己的床和沙发,所以才给她定制的巨大磨牙树。

见工人都打包走了,保姆出来收拾客厅残留下来的脏乱地板,嘴里骂叨,啧,小畜生比人过得还好!

你才是小畜生,全家都是小畜生。

季妗姒不敢出声,依旧躲在角落里。

聪明的她知道这会出现,准会挨揍,不能在人生气的时候火上浇油。

坏保姆不像前主人,她卖萌撒娇没有用,更不像现在的饲主,生气她就跑,跑了他也懒得计较。

等保姆收拾完客厅,接了个电话。

电话里似乎提到了季妗姒,她立即竖起兔毛,警惕地躲到了床底。

不一会儿,季妗姒还是被从床底揪着兔耳朵,拎了起来。

保姆嫌弃地说,给你去洗澡,一身脏乱还跑顾先生的卧室,老娘清洗不要精力啊!

季妗姒:你大爷,兔子不能洗澡碰水。

她不能说话,以挣扎的态度极度抗拒。

不过对保姆没用,拎她就跟拎小鸡仔似的,力气大的很,毛都要揪秃噜了。

季妗姒被扔在浴缸冷水里,任由她扑腾,反正浴缸很滑,她湿答答根本上不来。

保姆连热水都懒得开,觉得反正是夏天,毛这么多刚好给她降降温。

因为家里没有宠物沐浴露,保姆勉为其难用顾京淞的,挤了一点抹她身上,还不敢多用,毕竟她知道价格有多昂贵。

谁知刚搓出泡泡,兔子就像疯了一样,对保姆又咬又挠。

保姆气急败坏拍了她一下脑门,这一下重得她脑子嗡嗡响,但她也不甘示弱,对着她手臂又是一下兔爪印。

别说,两人的战斗力半斤八两,还打得有来有回。

等顾京淞回到家,两人已经从浴室打到了客厅,变成你追我逃,插翅难飞的游戏。

顾京淞冷眼旁观,看着一地的泡沫,和湿答答的沙发,以及平时温顺的保姆此刻张牙舞爪。

头发凌乱得像是和人打完架一样。

见到他的瞬间,保姆立即慌乱整理了头发,龇牙咧嘴的狰狞面目,立即切换成温声细语,顾先生您回来了,今天真是早呢。

顾京淞眉眼倦淡 ,八风不动地檞开了领带,工作人员出了意外延期拍摄,这是?

保姆立即亲切地笑着解释,是这样的,顾先生。您之前不是来电要清理卧室,我看兔子那么脏老跑您卧室,清理前就想先给兔子洗个澡。

她话锋一转,但是这只兔子特别顽劣,不给我碰,又是抓又是咬,脾气极差,才闹出这一出的。

原以为顾京淞会朝季妗姒发脾气,那冷戾的一眼让兔子拔腿就要跑。

下一秒,季妗姒就被拎着后脖颈,去了浴室。

这次她也认命了,不扑腾也不挣扎,耷拉着脑袋像是一只死兔子一样。

保姆见状,吃惊的张大了嘴:敢情你只是和老娘过不去,在顾先生面前装乖啊,你个小婊兔。

季妗姒倒开始享受起来,好像水也没这么可怕。

而且顾京淞给她放的是温水。

当那骨骼清晰修长的手,洗到她胳膊下时,季妗姒开始轻轻磨牙。

这表示,她现在很舒服。

门外的保姆犹豫再三,还是走了,虽然顾先生的手很金贵,但她一个下人哪有资格管他,他就是伺候一只小畜生,他乐意谁管的着。

突然,一个金属物体磕到了她pp,季妗姒立即发出了咕咕叫的不满。

那是他的戒指,也没什么锋利,兔子都这么娇嫩?

顾京淞哑着嗓,居高临下阴戾半睨,别吵,头疼。

季妗姒屈于威胁,不再叫了,但是蹬了一下蹆,温水溅到了他衬衣上。

她一向眦睚必报。

但又怕他报复,转过头企图圆溜溜地眼睛跟他卖萌。

只是效果为零。

他还是报复回来了,季妗姒的毛茸茸的圆球尾巴被揑了:唔,别摸。

兔子的尾巴都是很敏感的,季妗姒转过头就想咬他的手。

可惜对方快一步松开了,还给她扔了一块毛巾,起身让保姆帮她吹干。

季妗姒对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下次再碰咬断你一根手指。

保姆帮她吹干兔毛后,季妗姒忘性很大,又屁颠屁颠跑他卧室去舔毛了。

兔子只认为在安全的环境下,才能安心梳理毛发。

梳理完,季妗姒饿了就去掏他衬衫口袋,掏了半天什么都没:咦,她储存的五颗小蓝莓呢?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