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浠薄晏庭最新全部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22-08-15 15:13:29作者:温南音来源:ygsc

小说简介: 《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小说夏浠薄晏庭章节目录,小说夏浠薄晏庭全文阅读,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赵雄绷紧了神经,脸色一阵铁青,怎么会不记得?陈冰洁是他的初恋情人,给他生了一个私生子,奈何是个智障,...

夏浠薄晏庭最新全部章节在线阅读

《离婚后,薄总追妻有点忙》夏浠薄晏庭免费全本

第5章

赵雄不知道夏浠都知道些什么,所以仍旧嘴硬,输了什么也不能输掉气势。

“舅舅可还记得一名叫做陈冰洁的女人。”夏浠红唇扬起,淡淡的笑着。

赵雄绷紧了神经,脸色一阵铁青,怎么会不记得?陈冰洁是他的初恋情人,给他生了一个私生子,奈何是个智障,所以赵雄一直没有把他带回家。

“你和那女人还有联系吗?”张倩瑶一听到陈冰洁的名字,仿佛触动了哪根神经,表情立马变得怒火中烧,将手中的文件夹朝着赵雄丢了过去。

夏浠慵懒的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人狗咬狗。

真是一出好戏!

“老婆,那是绝对没有的事,保安,先把夫人和小姐带到我的办公室去。”赵雄慌忙解释,这一次,是他要请张倩瑶和赵颜珂出去。

“赵雄,你要是被我发现还和陈冰洁有联系,我要你好看!”张倩瑶咬牙切齿的,在众人面前也丝毫不顾形象,话落,直接端着咖啡朝着赵雄泼了过去。

这一泼不要紧,赵雄眼疾手快的躲开了,咖啡渍溅到了夏浠身上。

夏浠眉头轻皱,内心疯狂的咒骂着张倩瑶这个疯女人,这对母女俩发起疯来还真是如出一辙。

很快,几个黑衣人就走了过来,把张倩瑶和赵颜珂带了出去。

会议室内陷入寂静。

“会议暂停二十分钟,我先出去下。”夏浠继续开口说道,目光平静,俨然一副商场女精英干练的模样。

各位股东默不作声,刚才的信息量可真是太大了,他们宛如一个个吃瓜群众,内心澎湃着。

洗手间内空无一人,夏浠用水冲掉身上的咖啡渍,然后拿起吹风机吹着衣服。

“砰”的一声,洗手间的门被人关上了!

夏浠猛地抬头,对上了一双阴鸷的墨眸,她的心跳飞快的加速,背后起了一层虚汗。

薄晏庭把门锁死,俊颜阴恻恻的,嘴角戏谑的勾起。

“薄晏庭?”夏浠定了定神,潋滟的眉眼中透露出一抹淡定。

她不必害怕他,反正害怕也没用!

夏浠在心底默默地给自己打气。

“昨天在机场不是装作不认识我吗?”薄晏庭蹙眉,眉宇间露出不悦,他迈开长腿,朝着夏浠走去。

“什么机场?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夏浠放下手中的吹风机,表面波澜不惊,强装着镇定。

“那个孩子是谁的?”薄晏庭墨眸阴鸷的眯起起来,精明的眸光里仿佛淬了冰。

没想到分开了五年,薄晏庭对她的态度,依旧像是从前那么冷漠,甚至连说话的神情,都带着股审问的气息。

她又不是他的犯人,更不是他的下属,凭什么要接受他那趾高气昂的态度。

“无可奉告!”夏浠嗅到了危险的信号,转身就想离开。

“那个男人是怎么看上你这个二手货的?怎么?一和我分开就迫不及待的迎接他了?”薄晏庭一把拽住夏浠的手臂,把她抵在墙角。

薄晏庭太想知道了,夏浠的儿子是谁的,当年夏浠出事前,刚好怀孕八个月,而夏浠那儿子,怎么看也就三四岁的模样,所以断然不是当年夏浠产下的那对双胞胎。

“前夫,你说我是二手货,那你又何尝不是呢?我们都离婚五年了,你管我给谁生孩子。”夏浠挑了挑眉,眼神轻蔑的盯着薄晏庭。

“夏浠,你真贱。”薄晏庭笑意深冷,墨眸底下带着嘲讽。

“要说贱,谁能比得过你啊?”夏浠扬起了下巴,眼神里尽是桀骜不驯,明明五年前,她才是被绿了的那个,如今薄晏庭有什么资格来指责自己。

不守男德的男人不能要!

薄晏庭蓦地一笑,眼底暗流涌动,努力的克制着心底的怒火,他不想让自己爆发,一不小心伤害到夏浠,这要是换做其他人在他面前如此造次,薄晏庭怕是早就一巴掌过去了。

“五年未见,你这嘴皮子可是越发的伶牙俐齿了。”薄晏庭扬起手臂,在夏浠的耳边为她鼓掌。

“啪啪”两声,在静谧的空气中显得尤为诡异。

夏浠毫无畏惧的迎上薄晏庭深邃的眸子,直接和他对视,今时不同往日了,她不会再惧怕薄晏庭!

“薄总,我要出去了,好狗不挡道,请您让开。”夏浠言辞犀利,一字一句,铿锵有力,赤洛洛的骂薄晏庭是狗。

从前的夏浠,是一个温柔而有教养的姑娘,从来不会说一句脏话,现在的夏浠,和过去的那个她,完全判若两人。

薄晏庭何曾受过这般羞辱,从来没有人敢骂他是狗,今日倒是长见识了。

压抑的气氛在密闭的空间里蔓延开来......

“再说一遍!”薄晏庭的声音低沉的响起。

“薄晏庭,你算什么东西,你让我说我就说啊,呸,你还真是自视清高!”

话落,夏浠的脖子忽然被薄晏庭一把掐住,关节用力到泛白,他的眸光冰冷而犀利,咬牙切齿的说道:“夏浠,你这趟回来究竟想做什么?是来恶心我的吗?五年前,你怎么就没死呢?”

听到那里“五年前你怎么就没死呢”,夏浠的心猛地一震,薄晏庭就那么希望她死了吗?她的鼻尖涌上一股酸涩的味道。

“我若是那么痛快的死了,还怎么看你们的报应呢?”夏浠瞪着圆圆的美眸,表情有些挣扎。

“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得逞。”薄晏庭冷笑着。

“你这变态,滚吧你。”夏浠一鼓作气,伸出膝盖直接往上顶,差点就击中了薄晏庭的某个部位。

薄晏庭眼疾手快松开了她,薄唇掀起一抹戏谑的笑。

疯女人!

他还真是小瞧这女人了,竟敢对自己动手!

要不是自己腿长,可能就真的中招了。

“你这卑鄙小人,真不要脸!”夏浠气的浑身发抖,扬起手臂想给薄晏庭一巴掌,让他认清自己的身份。

但她的手臂却在半空中被薄晏庭稳稳地接住。

“你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是你先动手的,你要是再敢对我动手动脚,就别怪我不客气!”

“呵......不客气?”薄晏庭一声冷笑,墨眸斜睨着夏浠,如同在听一个笑话。

“我要去法院告你,告你非礼我。”

“就你这样子还想起诉我非礼你?给我提鞋你都不配。”

在江城,薄晏庭是神一般的存在,有多少女人主动倒贴他的,从没听说过他薄晏庭非礼哪个女人,倒是那些名媛争破脑袋都想爬上他的床。

排行榜